中国最美丽的小城:湘西凤凰

发布时间:2013年12月20日 11:06
阅读:()次 信息来源:互联网

    核心内容:凤凰紧邻沱江而建,吊脚木楼布满山坡,素朴而迷人的风情古镇。自然资源丰富,山、水、洞风光无限,人杰地灵。这里是文学大师沈从文的故乡,他曾在《边城》中描绘过它素朴而迷人的风情。
    相关景区:
    凤凰古城景区

    闲逛边城,感受凤凰
       凤凰的美,不是江南小镇的那种柔美,也不是丽江那样的浮华。它就像一位遮着头盖羞涩湘女,含蓄而又多情。凤凰青山环抱古城,沱江水绕城过,红红石板街,小巧吊角楼,风雨古长城,沧桑老城墙……这就是凤凰古城,它需要你静心去品味

  •  每一次勾勒心中的凤凰,脑海中总是浮现起这样的一幅画面:清清淙淙的沱江水,踏着岁月的脚步,轻轻地穿过古城沧海桑田的时光。蜿蜒的江边,逶迤着一排排古旧错落的吊脚楼,而那驻立在老城墙脚下的旋转水车,年复一年地转过了小城的四季炎凉……清晨的第一声鸡啼唤醒了沉睡的小城,早起的浣衣女子,“嗒嗒”的棰击声敲碎了黎明的宁静。

  • 清晨的凤凰
     凤凰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市侩了,也许初到此处的游客会略有失望。但清晨的凤凰褪去夜晚它略带繁华的外衣,此时的凤凰,才真正地属于她自己,宁静且富有诗意。浮躁的心是体会不了凤凰的,也许只有一颗宁静的心沉浸其间,才能触摸到凤凰的灵魂,终究,凤凰是不适合我们这些匆匆的脚步的。

     清晨的凤凰是一定要好好的逛一逛的,在薄薄的晨雾中,不论是一个人,还是与爱人一起漫步在安静的凤凰小城里,都能体会到凤凰展现出的另一种静谧的美。     

     晨光中的沱江一片流光溢彩,那摇橹的船翁乘一叶扁舟带着他的翠翠在晨风中踏歌而来。“吱呀”一声,吊脚楼上不知谁家的闺女悄悄地推开窗,羞红了脸向外张望,寻找那个唱了一夜情歌的痴痴少年郎……我想我真是迷醉了,醉在沈老用那点点怀念,丝丝惆怅为我织成的一张网,用那声声叹息,浅浅忧伤为我酝酿的乡愁……

  • 去凤凰最不能错过的就是住吊脚楼见识一下。凤凰古城最有名的是那一幢幢古色古香、富有浓郁土家族风韵的吊脚楼,但河畔的吊脚楼大多已不在了,只有十多间老屋,细脚伶仃的木柱立在河中,托起一段沉沉的历史。

  •   吊脚楼也叫“吊楼”为苗族、壮族、布依族、侗族、水族、土家族等族传统民居,在湘西、鄂西、贵州地区的吊脚楼也很多。吊脚楼多依山就势而建,呈虎坐形,以“左青龙,右白虎,前朱雀,后玄武”为最佳屋场,后来讲究朝向,或坐西向东,或坐东向西。

           即使你不愿意住在里面,也可以找一家临江的吊脚楼酒吧或咖啡馆歇歇脚。

           沱江河是凤凰的母亲河,她依着城墙缓缓流淌,世世代代哺育着古城儿女。坐上乌蓬船,听着艄公的号子,看着两岸已有百年历史的土家吊脚楼,别有一番韵味。顺水而下,穿过虹桥一幅江南水乡的画卷便展现于眼前:万寿宫、万名塔、夺翠楼……一种远离尘世的感觉悠然而生。

          看河边高低错落的吊脚楼,穿过和两岸的石墩被磨得光滑,身边似乎找不到什么匆忙的身影,吊脚楼的窗口总是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或者一身休闲装扮,或者一身湘西民族服装的人,在那里看着河景聊天。

  •  凤凰的古城自然也不再可能还像百年前那样幽静而安宁,但只要我们能够去体会那种感觉,也是一样的美。

           凤凰的街道尽管古朴,但是也有着繁荣的商业,现在已经很难看到古时挑担,牵马,背背篓的乡土风情。但是那种市井的情趣依然随处可见。

           街道的两旁几乎是淋漓满目的铺子:玉器行,银号,蜡染店,苗族服装店……不少铺面仍保留着各式的格子窗,雕花窗,以及屋檐象征着图腾檐角。

           凤凰的夜有着宁静的外表,内心却是沸腾的。成千上万的游人在它体内搅出无数个气泡,争先恐后地冒开,发出汩汩的巨响。它仿佛在不停重复着一句话:靠近一点,靠近一点,靠近一点。

    酒吧 凤凰夜的精髓


           都说,万万不能错过的,是凤凰的酒吧,这是凤凰的夜的精髓。不论你与它匆匆擦肩而过时听到的是里面重低音的巨响,还是扭动身体的人群,或者暗色暧昧的灯光。

           在凤凰,晚上泡酒吧追求的是一种感觉,这是一个可以让爱流浪的人休憩的地方。从凤凰古城北门沿沱江到虹桥短短的500米距离,沱江两边聚集了很多家风格各异的酒吧。

           一般酒吧里的啤酒都与日常我们在酒吧里喝的差不多,如科罗娜、百威、小蓝带、喜力、太阳……大概都是20~30RMB/瓶。也有现磨咖啡,在一般25-40RMB/杯。建议除了喝酒和果汁咖啡外,叫点当地的小吃。

  • 凤凰是适合发呆的,若不是丽江抢先注册了“柔软”这个词,它或许更适合凤凰。
          诗人戴望舒笔下曾有这样的场景:悠长的雨巷,丁香般的姑娘打着油纸伞,脚步轻敲在麻石街上。如今,我们再也寻不到如此诗意的场景了。然而在凤凰却有那样的小巷。如果你心中仍有这雨巷情结的话,不妨在雨天时候去那儿寻寻。

          当然,凤凰也不是那种人人都不食烟火的小城,这里一样有着市侩的一面。好在,这里的人们有着随遇而安的性情。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这种性格也被发扬在今天。上至耄耋老者,下至豆蔻女童,全民皆商。这座本该是世外桃源的小镇,真的拥有我们想象中的气度吗?还是,也许没有我们,它会更幸福一些?

  • 田家祠堂
         凤凰规模最大的祠堂。位于沱江北岸老营哨街。始建于清道光十七年(1837年),为时任钦差大臣、贵州提督的凤凰籍苗族人士田兴恕率族人捐资兴建。民国初期,湘西镇守使、国民党中将田应诏(田兴恕之子)又斥巨资最后修建完工。 这是一处具有浓厚民族特色的建筑群,有大门、正殿、戏台20多间屋宇,并有天井、天池、回廊,还设有“五福”、“六顺”两门。

    虹桥、北门城楼、石板老街虹桥
      原名卧虹桥,建于清代康熙九年(1670年),民国三年重修,改名为虹桥。桥有二墩三孔,是用木地红条沙石砌成的石拱桥。原桥面两侧各建有12间吊脚楼木板房,开设饮食、百货店,中间为2米宽的人行长廊。长廊上方建有屋顶,行走廊中,可避风雨,故又称风雨楼。几经拆除兴建,1999年底又重修复了虹桥风景楼,两边仍作为店铺,只是不知当年的风貌,如今又能还原几分。

    北门城楼
      本名“壁辉门”,因位于古城北面,俗称北门城楼。北门城楼始建于明朝,北门城楼与东门城楼之间有城墙相连,前临清澈的沱江,既有军事防御作用,又有城市防洪功能,形成古城一道坚固的屏障。壁辉门虽几经战火,仍巍峨耸立于沱江海岸。